专访衣橱医生赖庭荷:别让过去制约你,追求美的权利

738次浏览

从衣橱出发的身体革命!专访衣橱医生赖庭荷,从实践精準消费的减法美学开始,邀请你看见自己真实的身体样态,拥抱自己。

风雨欲来,朗朗晴空不见一丝白云。

电视新闻播报,台湾将迎来今夏最强西北颱,大台北人心惶惶,超市深夜排着长长人龙,预备颱风假。像斗大雨滴落在蚂蚁窝,撞得成群结队的日常事务失了节奏。

这场事先敲定的专访,订在强劲西北颱登陆当日,我跟另个编辑互敲着键盘,「颱风来了怎办?」「不管了啦,兵来将挡水来土淹,就上吧!」距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,门铃响起,双子跟庭荷牵着手走进来,编辑伙伴介绍完自己,正打算介绍我,双子笑着摆手:「啊,我们见过呀!」

是呀!早在专访前就见过她们,台北是个魔幻的地方,相遇的缘分,后来都兜在一起。衣橱医生赖庭荷,是我在台北住家的室友,杨双子——是她常对电话视讯,甜笑喊:「若慈!」——的女友。

这次女人迷七月专题,谈身体与情慾,我们邀请庭荷与双子谈同志伴侣间爱的形状,也请庭荷以另个身份——衣橱医生,与我们聊聊「衣着」与「身体」。

专访衣橱医生赖庭荷:别让过去制约你,追求美的权利

衣橱革命:精準消费,另种实践减法生活的美学

记得刚搬到台北,庭荷甜笑跟我打招呼,说,叫她「大胆」就好。我露出狐疑的脸,「很大胆的那个大胆?」「对,这是我自己取的绰号,我希望大家叫我『大胆』,提醒我,大胆替自己做出决定的心情。」

台中长大,像许多游子一般,第一次离家讨生活,总向着最繁华的城市,做个台北梦。说她大胆,确实正确,还没找到工作,在台北也没什幺朋友可依靠,就到这城,先找个落脚地。好不容易开始的第一份工,从家务清洁开始,家人不解,要帮人家打扫,何必跑到台北?

她不解释,埋着头,清楚自己心裏的方向,这一路来,从环保萌生的初心,她一步步寻减少污染的解方。

从深入陌生人家整理环境,累积收纳整理的能力,到一手创办「衣橱医生」这个事业,陪伴顾客建立好的消费习惯,她的环保革命,从一个个衣柜蔓延。

问她何时有创立衣橱医生的念头,她顽皮大笑,「衣橱医生没有那个 『啊,我们来做衣橱医生这件事好了』的 moment !其实,我自己是个很爱衣服的人,但又注重环保,但当大家谈环保时尚时,既有的选项,就只有拒买,或买二手衣。对一般消费者来说,要突然改变消费习惯,是很困难的一件事。」

她定睛看着我,「所谓环保并不是一个行动,而是一个习惯。如果要成为习惯,必须让它入门门槛减到最低。」庭荷俏皮地说,或许环保倡议者没有注意到过高的门槛下面,还有芸芸众生,而她,要入世,走入众生之中。

专访衣橱医生赖庭荷:别让过去制约你,追求美的权利

专访衣橱医生赖庭荷:别让过去制约你,追求美的权利

自己就是个喜欢衣物,在乎穿搭的消费者,渴望兼具环保又时尚的消费者痛点,赖庭荷再清楚不过,「我想,在快时尚这洪流里,没有人是局外人,回头看看你家里的衣柜,或许也都挤满了你不需要且不会再穿的衣物,这实则是种浪费。但同时,我们又处在一个希望自己可对这社会做出一些改变的矛盾心态里。」

有句话说,你做的每个选择,都在为你的信念投票,但时尚与环保,不该,也不会永远站在对立面,「我一直都是很喜欢衣服的人,我从 2015 年开始,发现每当我买了新衣服就有愧疚感,我的环保道德感会让我不舒服,这让我踏上寻找答案的路,逐渐变成提供服务的人。」

成为衣橱医生后,她始终在寻找答案的路上,「其实我自己的衣柜里也有快时尚的衣服,所以我觉得我们要重新定义快时尚,若消费者挑选衣物的态度是经思考,理解自己需求的,那这样的选择,能否推翻『快时尚衣物』的定义?」(推荐阅读:衣物从生产到丢弃寿命只有 3.3 年!爱惜美衣的实际作法)

赖庭荷口中说的环保,其实很贴近市井小民,关注环保的同时,不需捨弃你热爱的事物。像她提过,环保就是种习惯。改变随意挥霍、不经思考的消费习惯,就可以是种环保。就连追求变美、学习穿搭这件事,赖庭荷也一点一滴偷渡了环保的概念在里头,

满足顾客需求,实践了自己对环保信念,还在过程获得成就感,这样可喜可贺的双赢局面里,我问庭荷,对未来还有什幺期许?她说,「应该还是继续推穿搭与整理的教育吧!对我来说,穿搭是种认识自己身体的过程。我希望自己可以走在最前线,透过衣橱医生的服务,实际进入消费端,给予顾客检视衣橱的服务,提供符合他们身形肤色的穿搭建议。让顾客不会因为错误的了解,而对自己的身体感到紧张,透过逻辑化的数据,邀请他们重新看待自己的身体。」为何是重新看待自己的身体呢?庭荷停顿了一秒,

专访衣橱医生赖庭荷:别让过去制约你,追求美的权利

身体与自我:你的想像,制约了你看见自己的美

或许你也有过这样的经验:他人左一句,你手臂太粗,挑选衣服时,你开始直接略过无袖衣物区;他人右一句,你大腿太壮,网路购物成了你的好战友,陪你躲过试穿裤装裙装时,你假想他人射出的目光。

很多时候,我们对自己的认知,建立于他人的看法上,从未真实地倾听自己,停下来,看清楚自己的身体样态。这种活在想像中,感到极其痛苦的人们,庭荷不断于工作中撞见,「我曾在工作过程中遇见一位顾客,在陪同採买穿搭的过程,我请他到试衣间去换衣服,而一等就等了非常久。他迟迟不肯从试衣间出来。等我请他出来后,讲解过程,他始终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不敢与我眼神交会。」

后来,庭荷与他坐下来聊天后,才知道他过去曾有因身体而被霸凌的经验,周遭的人取笑他的身体,嘲弄他打扮自我是种作怪的行为,「最让我感到难过的是,这位顾客跟我说,他走入试衣间时,迟迟不敢走出来,他赫然发现自己还在被过去制约,发现——他连追求美的权利,都不敢有。」

庭荷边说,我边看见她眼睛蒙上了薄雾,像窗外天气,灰濛濛地大雨将至,「我也曾碰过客户跟我说,他走在路上就会有不认识的人要他减肥,面对恶意,却得装作坚强,」说到这,她心疼的眼泪滑下来,「其实最可怕的并不是很明显的歧视,最可怕是隐性的歧视,谁不知道要爱自己的身体,但当你不断地被否定被恶意伤害,被社会定义出来的『标準尺码』排除在外,爱自己的身体这件事,真的很难。」(推荐阅读:专访梦想练习曲顾问刘轩:爱自己不是自怜,而是自我疼惜)

学着拥抱自己真实的体态,这件事跟爱自己一样需要练习,我看着庭荷脸上残留的泪痕问,她也曾不爱自己吗?

「我当然也有不爱自己的时候,而且时常这样觉得,但我没有办法协助他人爱自己,这是一个大议题。但我知道,每个无法跨过去的课题,都是一个钥匙,如果不面对,它就会以各种形式出现在你生命里,跨过去,会有所成长。」

接纳自我身体这件事,也是庭荷曾需跨过的课题,「懂得跟身体共处以后,我发现我的身材并不是我的主要价值,当我拥有思想与专业后,这副皮囊,成了一种附加价值。我接纳自己身体的方式,就是接受它原本的样态,不恐惧改变,也不厌恶它的现况。可以很自在放鬆地跟它共处。当然,有时我还是会有希望身体更结实的念头,但我不会因此厌恶现在的身体,如果不喜欢,那就试着努力改变它。」

我问,可不可以说,身体并不能定义你的价值呢?她想了一下,嘴角似笑非笑,「好励志喔,但我不会否定这句话。」

在我们渴求他人眼光或社会肯定,寻自己价值的同时,一直忘了好好看待自己拥有的特质,当你接受真实的自己,属于你的价值,就会翩然而至。

访问最后,我问了个问题,若有个摄影计画,要你替自己的裸体下个标语,庭荷会说什幺呢?「我也不知道欸,我可能只会填我的名字。不管这个身体外人看来怎样,我认同,它就是属于我的身体啊。」(推荐阅读:与身体共存!写下不完美,成为最好的自己)

庭荷边说,然后又发出她爽朗的笑声,笑着说,「欸,然后把它当成签名照,发送出去!」

专访衣橱医生赖庭荷:别让过去制约你,追求美的权利

后记|

庭荷是个喜欢漫画的少女,这次专访,我们聊到那位迟迟不敢走出更衣间的顾客时,她突然眼睛一亮,跟我说了神风怪盗贞德的故事。

庭荷笑说,现在看起来可能很中二,但当时她深深被这部漫画感动。「我终于敢面对镜中的自己了!」这句话或许戳中很多人的心声,在形塑自己的成长过程里,也曾有望见镜子,却无法肯定自己的时刻,不论外在内在亦然。

我想,我们都曾因追逐社会认可,活在他人耀眼刺目的眼光下,看不见自己,但庭荷温柔地提醒我们,不要忘记跟自己的心许愿,如果你愿意看见自己,才有机会,拔除扭曲的想像,成为真实的自己。

专访衣橱医生赖庭荷:别让过去制约你,追求美的权利

相关推荐


上一篇: 下一篇: